笔趣阁 > 长生苟道:从魔门卧底开始 > 第十三章:玄天一变,道德门密信

第十三章:玄天一变,道德门密信

  与此同时。

  大魏边境。

  魔门和大魏边境地带,二者虽都为北天大陆的一部分,可此刻却宛若隔绝之地。

  轰隆隆~

  刺耳喧嚣雷声滚滚,粗犷猩红的雷电从天际横劈直下。

  天与地仿佛要被活生生地劈开一道巨口。

  “四师姐,走吧!”

  “再不走山头洪水就来了!”

  “是啊师姐,弟子们快要撑不住了!”魔门子弟大喊,乞求。

  从天际俯瞰而下,雷云闪电,倾盆大雨交接。

  无尽海随风滚动,“扑通”一声,巨浪袭来,呼啸而下。

  肉眼看去,人类在大自然面前,是那般渺小。

  “不能走,不能走!”一位身穿黑色虎袍战甲的高挑女将,任凭巨浪扑打,两眼直望后方。

  轰隆隆~

  震耳欲聋的雷声,完全掩盖掉岸边那些手无缚鸡之力,数以千计的难民呼喊。

  “韩餮何在?!”魔蝉厉声大喝,怒目而视,看向周遭。

  听到韩狗名字,魔门弟子勃然大怒:

  “回将军,韩餮那个混账说是留下来救民,可今早就直接跑回了中原!”

  “特么的,这种懦夫,就该杀!”

  “亏他还向咱们要了百担粮草,早知道这个畜生不是去营救难民,老子非特么不一刀砍死他!”

  “我呸!这王八!”魔蝉听到众人怒骂,气得面目狰狞,“待老娘回去,非一枪刺死他!”

  而后,

  她厉眼看向后方海岸。

  那里,不少老人孩子妇孺,皆被大辽那群杀千刀的畜生,残忍地逼迫到海岸。

  杀地杀,砍地砍,蹂躏地蹂躏,折磨地折磨。

  简直就是一群嗜血残暴的恶鬼!

  畜生!

  一群畜生!

  我大魏子民,怎能被大辽那群侏儒人残杀?!

  我又怎能眼睁睁地看着?!

  轰隆隆~

  巨浪翻滚,血水喷涌,哀声震天。

  这一战要不是大魏朝堂那一万精兵支援不及时,又岂会败?

  大魏又何必沦落到需要割地求和?

  在魔蝉以及魔门众弟子们看来,这就是赤裸裸的屈辱!

  “众魔门弟子听令,调头救人!”

  眼看她和众魔门弟子就要离开海域,但魔蝉终归还是不忍。

  她做不到!

  做不到和韩餮他们一样,边境一割地,不管本地难民,不管妻子儿女,屁颠屁颠地撒腿就跑,简直如同六亲不认的牲口。

  但凡昨日那一场护城战,只要韩餮和大魏铁骑不退,魔蝉便能带众军杀出一片天!

  可惜,

  韩餮情急之下,却假借去给难民分发粮草,溜之大吉。

  这才有了现在魔蝉和魔门众子弟被大辽众军逼迫到海域逃离的不甘。

  “兄弟们,调头救人!”

  “特么的,拼了!”

  “老子要同辽国那群侏儒恶鬼战到死!”

  “死也要把难民们救出来!”

  “对,死也要救出来!”

  魔门众弟子士气恢宏。

  魔蝉转身直视,手握二尺长枪,厉声大喝:“杀!”

  “凡一流之上者,随老娘杀他个片甲不留!”

  “其余人,救民!”

  “我等遵命!”

  轰隆隆!

  震耳雷声开天辟地。

  却盖不住数千魔门弟子们地嘶吼。

  大魏边境,血水翻滚,巨浪拍打,人仰马翻,怨声载道。

  唯有一袭身穿黑色虎袍战甲的将士们,高举着“魔门”旗帜,杀声震天!

  只瞧那“魔门”旗帜,在腥风血雨中庄严耸立,气势恢宏。

  ……

  “啪嗒”一声。

  侍奉在魔门大师兄身后开小差的诸葛宇,手中三个铜币突然跌落。

  铜币落地,三三两两,摇摇晃晃地各自倾倒,呈乱势。

  “大凶之兆?”

  “怎么可能?姐姐可是福将!”

  诸葛宇低声嘀咕,不敢相信眼前自己看到的这一切。

  “肯定是我刚才精力不集中,在关键地方出岔子了。”

  诸葛宇当即给自己一番安慰,先是眯缝着眼瞅了瞅端坐在他前方讲课的大师兄,而后,他手指成人,像走路一样,麻溜地将铜币捡起。

  随后,他又从书阁二楼瞅了瞅楼下正盘膝而坐的众内院子弟们,看看谁没跟着大师兄好好感悟?

  也似为自己刚才开小差弥补一下心中愧疚。

  魔门内院子弟,都是早已踏入真元境,甚至距离灵识境,也就是世人眼中的绝顶高手都相差没多少了。

  但凡老天有眼,再来一丁点契机,他们便可一朝顿悟破灵识。

  然而,

  武道修行,难就难在这契机和顿悟。

  外加现在仙门死闭灵气枯竭,说白了就是老天无眼,不做人!

  而今诸葛宇以及众魔门内院弟子们能依托地,唯有,顿悟。

  这顿悟的点,就是魔门秘术——玄天变。

  不管世人眼中对《玄天变》传颂和说得多么夸张和离谱,也不管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为了贬低《玄天变》无所不用其极,但有一点,确切地说,有一人,是他们永远永远无法反驳的存在。

  即,魔门门主魔破天。

  三十年前他单凭魔门秘术玄天变一朝破灵识,几近要冲天破仙门踏入那通天之境。

  你说修炼《玄天变》无法入灵识,又有谁信?

  甚至在三十年后的今天,众魔门弟子的心中,魔门门主魔破天恐早就已经踏入那通天之境!

  在他们看来,他就是神。

  “嗯?这种难得的好机会,你竟然不跟着一起听听?”

 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诸葛宇特意瞅了瞅林石此刻在干什么。

  在看到他默默地,在书阁三楼整理功法典籍后,诸葛宇面露怪异之色。

  因为他曾用大师兄魔空传授他的占卜之术,算过林石的命数。

  同诸葛宇姐姐诸葛蝉,也就是魔蝉这位福将之星不一样的是,林石褒贬不一。

  说他是福星吧,确实能沾点边。

  说他是煞星吧,让诸葛宇当时倍感诧异的是,竟然也能沾点边。

  在诸葛宇尚且掌控的三铜币占卜术中,他对林石的命数仅仅只能算到这么多。

  再多算,他轻则会折寿,重则会当场被天机反噬致死。

  此外,在徐河失踪后,诸葛宇也简单算了算。

  所以那日他才敢在众人面前吹嘘,藏书阁不日会有危机。

  只不过实在是林石没修为,看上去就是个废物,让诸葛宇无法往他身上多想。

  终于,在前天,道德门七弟子徐刃敲响魔门生死钟,扬言要杀林石。

  诸葛宇才彻底坐不住,拉着众人来验证自己的占卜。

  更在大师兄面前吹嘘了一番,是邀功,也是求着他再传授《五铜币占卜术》。

  然而,谁知道自己那日竟差点被林石给坑死。

  那一晚,在诸葛宇的屁股皮开肉绽时,他坚信,林石就是个煞星。

  以后没事绝对不招惹,更要躲得远远的!

  “算了,管他听不听呢?听了又有啥用?还能真领悟《玄天变》不成?”

  “哈哈哈,开什么玩笑!我诸葛宇乃诸葛家族百代传人,天天凑在大师兄身边听都没法领悟,他一个煞星,怎么可能?!”

  “哈哈哈哈,收!”

  诸葛宇唏嘘完,再次占卜自己亲姐姐,现任魔门四师姐,魔蝉,的归途命数。

  也就在他刚闭眼占卜,在他正对面三楼的林石,禁不住摇头。

  “这家伙,刚才看我啥意思?不会以为我偷着修炼《玄天变》吧?”

  想到这,林石笑了。

  笑话!

  区区伪仙功法,我还得偷着修炼?

  不好意思,

  仙法我都不放眼里!

  再说,刚才大师兄所讲的《玄天一变》,我早就学会了。

  有一秒吗?

  林石大抵是忘了。

  反正瞬息顿悟!

  然后《玄天一变》直接被神塔吞噬。

  没错,就是被吞噬,而非和那两个伪仙功法一样,能绕在神塔周遭当舔狗。

  显然,一变玄天,对神塔而言,连塞牙缝都不够。

  不过魔门玄天有三变,林石倒是不急。

  他慢慢地整理着典籍,期待明日魔空大师兄的,第二讲。

  授道难,修道难,悟道更难。

  唯有那时间,逝于如烟。

  转眼,

  第一日传道,结束。

  残阳西落,夜幕渐昏黑。

  内院弟子们许是因为领悟《玄天变》而皆形神疲惫,基本没人再留书阁看书,纷纷归宿。

  “嗯?”

  正要关闭书阁门时,林石无意中竟发现,门缝里多出一片泛黄的树叶。

  其叶绷直,周遭还有一缕可有可无,非真元境不细细感知无法觉察到的灵气波动。

  这东西,不会有毒吧?

  怎么突然多出一个这个?

  “蛊虫,你俩先上去看看。”

  “??%¥#@……”两只蛊虫一脸懵逼,十分不情愿。

  但终究执拗不过主人之令。

  “吱吱吱!”

  “吱吱。”

  两只蛊虫都发出安全的讯息后,林石才走向前,将树叶拿起。

  当然,他是将手指垫在袖口里,先让袖中事先备好的毒药碰之。

  莫名其妙的多出一片树叶夹在门缝里,我这个毫无修为的杂徒,多一层防备,总归没错吧?

  “嗯?”

  “这是……道德门的道字?!”

  入手后,林石当即感应到,叶片内蕴含一个,道字。

  下一秒,

  树叶纷飞,宛若泥土散落。

  落地后,于地面上多出几个字迹——

  “接门主指示,道德门卧底林石,今晚丑时,速来魔门外院炼体阁!”

  “阅后即焚,望一切平安。”

  见状,林石面露惊疑。

  我在魔门三年之久,你道德门都没有派任何内应来,也都没给出任何指示。

  反倒是处处想要杀我!

  怎么?

  现在开始派了?!

  呵呵!

  我就不去,能怎么着?

  ……

  ……
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chinako.cn